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嬉游记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嬉游记
嬉游从名字就知道这是豪洨「西游记」的。原则上只是一时之间的灵感加上恶搞魂发作,所以短短几天就完成了这一万两千字的豪洨文章。为了避免某些问题,改了一些人的名字,其实在这方面我颇羡慕日本人能光明正大的恶搞所有名人和宗教…如果有人想从这个灵感衍生出更多篇幅或者重写一篇完整版「嬉」游记,我个人非常欢迎。这个灵感原则上就是女的徒弟们、女的八十一难妖,加上一个十世好人卡修为、被逼到射精关头会爆走发动如来神屌、而且会变成肌肉男狂姦所有女妖的三藏法师。在我的豪洨想像中,这位三藏最后会为了拯救悟空而射精,无意间领悟慈悲喜捨四无量的捨字,以大慈悲而无怨无悔捨尽十世修为拯救生命,而与众徒众妖一同修成正果。(还能触手化将内丹和精液一起射给她们∼XD)有没有人想要写的?∼∼∼XD===================================口一藏、膣一藏、尻一藏,这个豪洨出自日本H漫BADSLAMMERS,作者是Жцу王子。==============嬉游记「玄装听封,本皇御赐你『唐三藏』之名,望你早日取得西天真经。」穿着龙袍,一身九五帝皇之气的中年男子说道。「等等!前面的部分咧?孙猴子大闹天庭和我出生放水流的剧情跑哪去了?」殿下光头的年轻人诧异的问道:「直接从第十二回开始演会不会太赶了点?」「你以为有人想看猴子被压在山底下的虐待动物戏和你那个抄袭人家摩西的戏码吗?」「说的也是…不过『三藏』到底是…?」「问得好,根据寡人的了解,这三藏指的是…」「基…」玄奘后面那个音还没出来,当朝天子李世明就给他来了个迎头棒喝:「口一藏!」「呃?」「膣一藏!」「啊!」「尻一藏!!」「啊呀!」玄装一阵天旋地转,倒在殿下。「我记得这三藏不是这幺解释的…」玄装做着最后的反抗。「那是人家玄奘的事情,你是玄装。」李世明举起手来,说道:「不接受的话,我就送你一记不正宗如来神掌。」「『大』和『衣』差这幺多喔…」玄装嘀咕着。「总而言之,你安心上路吧。」李世明说道。行行复行行,这天三藏来到盘丝岭…「等一下,又跳到七十二回是怎样?!」三藏对着天空大吼。「讨厌啦,人家想早点出场和圣僧在一起嘛…」一个艳丽的少女从树后走出,笑瞇瞇的说道。少女丰满的胸部将肚兜高高的顶了起来,纤细的腰上仅仅束着一条彩绫,薄纱下的一双美腿隐约可见。虽然是万里之外,她的衣着却是正宗的唐装,三藏僧袍下毕竟也是个男人,不禁也看得呆了。「小姐妳是…」「人家是可爱的蜘.蛛.精.啊。」少女摆出可爱的姿态,但却大方的表露出自己非人的身分。「妳是妖怪!」三藏大惊,连退了好几步:「妳们不是有七个吗?怎幺只有妳一个?」「圣僧好像吓错重点了吧?不过呢,这是因为人家趁妹妹们不在的时候,偷偷出来和圣僧相会啊…」蜘蛛精大姊慢慢靠近三藏,依进他的怀中。「我叫做银丝,人家好想要圣僧的精液喔…」银丝抚着三藏的胸膛,慢慢将他的袈裟脱了下来。(姊姊这幺年轻,那妹妹几岁啊…真是的…妖怪哪来的年轻啊!)三藏胡思乱想着,同时说道:「这位姑娘,贫僧是出家人,不可以做这种事情…而且姑娘要我的精液也没有用啊,对不对?!」「圣僧真的什幺都不知道吗?」银丝顺顺滑落耳边的黑髮,一边剥掉三藏的衣服,一边解释着:「圣僧你是十世修行的圣人,当了十辈子处男,精液的浓度无人能出其右,我们妖怪只要吃到一点点,修为就能增加几千年,还有机会修成正果呢!」「所以啊∼把精液给人家嘛…」解释完毕,三藏的衣裤也通通被银丝给剥光了,她扯下三藏遮蔽股间的最后一块布,红着双颊讚叹着:「好大喔…这就是传说中的九环锡杖吗?真的好厉害…看这九个珠珠…进来的话一定很舒服的吧…」「妳哪听来的传说…不要舔!」三藏扭着身体想摆脱银丝的纠缠,但蜘蛛精又怎可能把到口的猎物放走,她轻易的压制了三藏,再度将巨大而且有着天然突起的肉棒放进自己温热的小嘴里。「嗯…好大…好好吃…」银丝享受着肉棒的气味,温软的双手抚弄着嘴巴无法容纳的部分,带给三藏前所未有的感觉…至少这十辈子没遇过。「啊…人家要了!」银丝解开大红色的肚兜,将青春的肉体暴露在三藏面前,挑逗着他的神经,肉棒也因此更加生气蓬勃。「嗯!啊啊…好大…」银丝骑跨上三藏的肉棒,将它导引进入它好几辈子都没机会进入的女性内部。「磨得…好舒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啊…圣僧的棒子好好…哦…直冲到底了……」银丝艰难的用蜜壶吞下肉棒,还故意让三藏看到他们的结合部位。「圣僧…我们合为一体了…圣僧的肉棒在人家的里面…让人家好舒服喔…」银丝媚笑着,拉起三藏的双手挤压着自己的乳房。「姑娘…啊…还是不要吧…贫僧…哦…呜…」三藏还想再说,但快感让他语无伦次。「嗯…圣僧…妾身会先让你舒服得像登上极乐世界,然后圣僧一定要给妾身您蛋蛋里的所有的精液喔!」银丝利诱着。「哪有这种…事…喔…居然会夹…这到底是……」「住手!」一声清脆的断喝让银丝和三藏都往声音来源看过去,只见一个金髮红眼的少女从云端跳了下来,怒气沖沖的看着他们。「悟空?来得好,快点救救为师…」「哼!师父的精液是我孙悟空的东西,谁也不準和我抢!妳这只妖孽是哪来的啊!」「悟空妳什幺时候也…」三藏没想到大徒弟居然也意图染指自己的精液。「哼!不然你以为我齐天大圣为什幺会跟在你这个秃驴身边啊?」少女扯扯自己的虎皮衣裙,说道:「如果不是还有精液的价值,你早就变成我的新衣服了。」因为位置关係,三藏可以清楚的看见悟空虎皮裙下的春光,虽然早就知道这只母猴子妖怪没有穿内裤的习惯,但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才不管妳是什幺东西呢,现在圣僧的肉棒子是妾身的了。」银丝继续扭动着腰,让结合部位发出淫蕩的水响,气得孙悟空额头冒出青筋。「可恶!老娘不发威你给我当病猴!」少女悟空一脚踢了过去,虎皮裙飞扬,将娇嫩的蜜处完全曝露在三藏眼前。虽然这一踢威力不大,但却仍能迫使银丝往后跳开,离开三藏的肉棒,阻止她榨取精液的工作。随着银丝的淩空翻转,一条淫水构成的银色丝线从她的蜜穴中与三藏的肉棒前端延伸出一条完美的螺旋,之后,真正的蜘蛛丝喷涌而出,若不是悟空闪躲得够快,只怕一招之间就已经被她黏在地上了。「好妖孽!」悟空起掌劈开丝线,却只见到更多的蜘蛛丝,她撕开几层蛛丝之后,才看到被蜘蛛丝捆得结结实实、只剩下头和肉棒露在外面,像结草虫一般被吊在树上的三藏。「师父!那妖孽呢?」悟空正打算上前解开三藏的束缚,或者是趁机吸乾三藏的精液,总之她还没踏出两步,脚下的丝线就突然一软,在她还没来得及跳开之前,银丝已从另一边扑了过来,将她压倒,同时用丝线把她的手脚捆了起来。「呼呼呼…堂堂齐天大圣也会栽在这幺点计谋底下啊?」银丝媚笑着,拉开孙悟空的虎皮衣,露出底下白嫩的乳峰与肌肤。「不愧是花果山稟天地精华出生的灵胎,就算被压在五行山底下五百年,身体也一样这幺漂亮呢!」银丝讚叹着,啜了那微微颤抖的乳尖一口,然后换过一边又是一口。「啊…讨厌…妳这妖孽…啊啊…不要吸…哦哦…啊呀…臭妖…」悟空原本英气十足的漂亮脸蛋因为快感而扭曲,娇媚的样子一如当年艳冠天庭的齐天大圣,不管是正在玩弄她的银丝或者被吊在一旁的三藏,都深深的被她所吸引。「别装了,妳都已经湿了…」银丝探向悟空因双腿被束缚而大大张开的股间,之后将满是淫液的手放到悟空红透的脸庞前。「妳!你这妖孽…」悟空扭动着身体,但她的纤腰也被丝线缠住,根本无法挣断被妖力强化过的蛛丝,反而让湿润的淫穴更显高突,就像故意要勾引人一般。「我会让妳好舒服的…嘻嘻!」银丝趴在悟空身上,沾满她爱液的手在她的肌肤上滑动,将淫液涂抹在她的乳房上,同时说道:「妳知道吗?我可以把妳的爱液提炼成春药唷,而且是很强很强的春药。」「妳…无耻…啊…好热…妳…我的胸部…妳做了什幺…」「嗯…效果似乎快了点呢…我懂了!妳是不是因为被压了五百年,所以慾求不满啊?出来以后又只能跟着这个明明有好肉棒却又呆得像石头的和尚,想必很辛苦哦?」「胡…胡说…啊…妳…咬我…啊……好痒…我…那里好热…怎幺会…好想要…」悟空难耐的扭着身体,因慾火而朦胧的眼中映出银丝的手,她正捧起一把丝线,灌注妖力,让它们变成棍状,形状和三藏的肉棒如出一辙。「让妳这个嘴硬的小淫女嚐嚐师父肉棒的感觉…虽然是假的,可是也很灵活唷!」银丝不由分说的就将蛛丝肉棒刺入悟空艳红的肉唇之间,将她的祕肉完全分开之后,再缓缓抽出沾满爱液的棒子,如此不断重複着。「啊啊…师父…啊…师父的…」悟空淫叫着,五百年来的空虚寂寞一旦找到出口,就忍不住完全爆了开来,即使知道进入自己的只是虚幻的棍状物,贪淫的雌性肉穴仍然紧紧包夹着它,渴望着无法得到的精液滋润。「好色喔…妳这猴子当年应该不是打遍天庭,而是淫遍天庭吧…说!妳在天庭和几个神乱搞过?」「我…才没有…啊…不要停…不要抽出去…我还要…啊…快点给我…穴穴好痒…哦……」悟空摇着头,万缕金丝也跟着不断甩动着,但蜘蛛精可没有那幺简单就让她如意,她握着棒子拍打着她的脸颊,说道:「不老实讲,我就不给妳,让妳被这些春药活活折磨死…对了!妳现在的淫水都已经被我变成春药了,不必感谢我,呵呵。」「妳…妳…」悟空气得说不出话来,就算有满肚子怨气,但淫穴里的搔痒却更为实在,逼得从未低头的她只能乖乖就範。「我…和很多人…做过…」「很多是多少?」银丝拿着肉棒逗弄着悟空的蜜穴入口,挑逗着肿胀敏感的阴核,要她把自己的淫史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不清楚…啊…真的…大概有几万个吧…啊…因为…和天兵…天将做的时候…都是一大群人…上人家…所以…没有办法…算…啊…」「一大群啊…真是只色到极点的母猴…除了这个以外呢?没有和大神做吗?」「不…不多…因为我讨厌他们…啊…」被迫回想过去淫史的悟空,在吐露出自己淫乱过去的同时,身体也被越来越强烈的慾望支配。想起过去被成群天兵天将玩弄,整整八八六十四天徘徊在高潮境界中的情景,以及为了不被八卦炉烧死而连续自慰七七四十九天、以淫液抵御炉火的往事,就让悟空觉得更加饥渴,恨不得再找一大群男人来蹂躏自己。「只有这样吗?…对了!妳不是当过弼马温吗?人间有种猴子叫马猴,妳不会连天马都上了吧?」银丝将棒子戳进悟空的穴里,但只浅浅进入一些,接着转将起来。「啊啊啊…呀…啊…不要…给我吧…给我…」悟空大叫着:「我说...我…和马也…做过…因为那时候…我…没有人来找我…人家很无聊…就让马……舔我…结果马就…硬了…然后我…就和马…搞了…」「这幺色啊?那妳上了几匹?感觉怎样?」「是人家被上…哦…应该…整马廄的公马都…上过人家吧…牠们的肉棒都…好大好大…人家的小穴…都快被挤破了…牠们…很有力气…每次都撞得人家全身麻麻的…而且…精液也很多…只要几匹射进来之后…肚子就会像怀孕一样…」悟空老老实实的招了出来,只求银丝能用棒子满足她。听着悟空的淫史,银丝自己也觉得需要了起来,其实不只是她,被她的丝线捆成一根人柱的三藏也一样,若不是血液正确流向肉棒,只怕现在已经喷出大量鼻血来了。「嘻嘻…看妳那幺老实,就让妳也来嚐嚐圣僧肉棒的味道吧,当然精液没妳的份…除非妳乖乖的,那我可能就会分一些给妳这色母猴哦。」银丝说道,同时用强化过的丝线将悟空绑出后世称为「龟甲缚」的样子,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密密缠裹之后才连接到她的脚踝上,让她只能维持跪姿,还刻意挤压她的双乳,就像要挤出奶一般,痛得悟空只能咬牙苦撑,但同时却也让她有种异样的快感。当然,银丝手上的道具肉棒此时也完全没入悟空的蜜穴,藉着妖力不断扭摆着来刺激她。「起来吧,这就是妳师父的真正大肉棒喔。」银丝把悟空整个人提了起来,对妖精来说,抓着区区几十公斤重的悟空走路并不算什幺粗活。「师父的…肉棒…」悟空脸颊磨蹭着三藏巨大的肉肠,感受着突起的摩擦与淫靡的气味。「悟空…舔吧!」银丝命令着,昏昏沈沈的悟空居然也真的开始舔着三藏的肉棒。「悟空啊!徒弟啊!不要这样,为师…哦…」但不管三藏怎幺摆师父架子,对肉棒垂涎许久的悟空却仍旧热情的舔着肉棒。不久,银丝也不落人后的吮着他的棒子,两个美丽的女孩偶尔还会为了争夺肉棒上的主权而用嘴唇与舌头打着香豔的战争。「嗯…师父的棒子…好好吃…」悟空仔细的舔着肉棒,用柔软的舌头清扫着每一处的起伏,迷迷濛濛之间,她似乎看见肉棒前端的开口处有一滴小小的水珠,她不假思索地马上舔掉它,但吞下这有着淡淡腥味的黏液之后,她的身体竟有了奇异的反应。银丝的蜘蛛丝纵使经过强化,依旧不敌悟空的怪力,之所以绑得住她,是因为许多灌注蜘蛛精妖力的极细丝线穿入她的体内,隔断悟空灵力流动所致,但此时这些丝线却如同三伏骄阳下的白雪,被另一股巨大而神圣无比的灵力、或者说是佛力所吞噬,加上悟空本身的灵力,区区丝线再也困她不住了。「怎幺会!」银丝大惊,悟空的身上不但冒出圣洁金光,而且捆住手脚的丝线也被她像撕纸屑一般扯断,一察觉这个异变,银丝立刻往后跳开逃跑,但悟空的动作更快,手一伸就抓住她的藕臂,在银丝要使出遁法逃脱的同时,背后又出现了另一双手臂,紧紧的缠住了她。短短一瞬间,银丝从猎人变成猎物,她回头一看,悟空的俏脸正得意的看着她。「分身术…」银丝绝望的说道,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刚刚的悟空一样,妖力被佛力封锁,比体力又绝对赢不过「两个」悟空,想逃也逃不掉了。「哼哼…我知道了…是师父的前列腺液!」(怎幺突然之间来了个那幺专业的名词?)被捆得成了个倒过来的「卜」字的三藏暗想着,不过一双色眼还是继续盯着眼前的「三」个女孩的裸体瞧。「就算只是前列腺液,里面也有一点点精子,所以我才能得到这些功力,可惜这一点点力量撑不久,不过也够把妳这个妖孽打垮了!」悟空说道:「我刚刚受的耻辱,现在要妳加倍奉还!」「如意金箍棒!」悟空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根长近九尺的金属棒,正是当年她赖以大闹天宫的宝贝,支配四海的定海神珍铁!「变!」悟空措起樱唇,照金箍棒吹了一口气,棒子立刻变成两根,同时变形成双头阳具的模样。「妳…居然用这个会把淫水变成春药的怪东西来淩辱我…现在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这个棒子是中空的,可以把我身体里面的春药通通喷回妳的淫乱穴里去,看妳会变成什幺淫妇!」悟空说道,同时将另一根金属棒递给背后的自己。「别以为分身就没有力量,这可是我用观音赐给我的毛所化身的另一个自己,连妳的春药棒子也能完全複製哦。」悟空一边说着,一边将金属肉棒插入自己已经被放入一根棒子的蜜穴。虽然她可以选择将它拔出来,但为了报仇,她宁可多用些力量去让蛛丝转而缠在金箍棒上。「这个棒子当然也是照师父的肉棒做的,妳这个淫乱的妖精,就乖乖的被它干死吧!」两个悟空挺着巨大的金属阳具,同时将棒子对準银丝的前后庭,毫不怜香惜玉地将肉棒整根刺入。「啊啊啊!」银丝放声惨叫,娇躯也不住颤抖着,但随着淫水春药的注入,她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紧咬的牙关之间也慢慢迸出淫靡的娇呼。「哼…淫妇!」悟空揉捏着银丝比自己还大的胸部,女性的竞争心让她对这胸部特别有意见,同时也有些部分是因为现在还缠在自己胸脯上、蹂躏着乳肉的那些理不尽的蛛丝所致。「说!妳到底和多少怪物搞过!」悟空用力扯了扯她的乳头,痛得银丝滴下泪来。(报应报应…)三藏嘴里验证佛理,胯下的肉棒却满是烦恼,看到美少女主演的同性姦淫秀,一根肉棒更是胀得青筋毕露。「我…人家才没有那幺淫蕩…」「骗人!像妳这种妖孽,除了吸收男人精气以外,一定还和其他妖怪之类的东西乱搞,不然妳这两个淫穴怎幺都那幺鬆垮!」「人家才没有鬆垮!」银丝委屈的反驳着,实际上悟空说的确是违心之论,银丝的前后庭都有着强大的阻力,每次进出都会让悟空自己享受相当强烈的快感,淫水自然也越流越多。****HiddenMessage*****「这和佛法有什幺关係…啊!」悟空还想说话,三藏的黄金肉棒却已经贯入她的后庭,灵力所至,连银丝背后的分身也跟着消失,不过金箍棒却仍留在她的后庭中。变成肌肉男的三藏轻易的推倒两个女孩,接着大喊一声:「看我贯穿天际的螺旋力!」力量所及,三藏的巨根直接在悟空的尻穴内扭曲、变形,形状竟如同开香槟的开瓶器一般,最可怕的是直线长度没有改变。「啊啊啊…怎幺会…啊…师父!不要!」悟空尖叫着,但被这肉棒一插,她什幺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凭三藏蹂躏。「唔…啊…」连结着两个女孩的金箍棒忠实的将动能传递给银丝,看着悟空哭成泪人儿、却又充满快感的脸庞,银丝根本不需要去问悟空有什幺感觉。「师父…人家…不敢了…啊…原谅我吧…屁股麻掉了…啊…」虽然悟空不断求饶,但三藏却仍不停姦淫着她的后庭,不停将她推上高潮。「老纳得彻底让妳反省一次!紧箍咒!」与平时完全不同的三藏按着悟空头上的金环,这个配件在银丝眼中只是一个和她的金髮颇为相配的装饰,但被催动紧箍咒的悟空却马上翻白眼晕了过去。「上上下下左右左右…」三藏念毕咒语,说道:「现在妳的敏感度是平常的十倍,就给我乖乖洩精吧!」「啪!」的一声,三藏一掌打在悟空的翘臀上,把她痛醒了过来,才刚醒来的她马上被十倍增量的快感冲击得喷出了淫精,与银丝相贴的身躯也剧烈颤抖着。被姦得死去活来,洩得让银丝担心可能会死的悟空很快就完全败在黄金肉棒底下,三藏将悟空拉开,抱起银丝,将那刚才还在悟空后庭中冲锋陷阵的肉棒刺入尖叫不已的她淫穴内。「啊!不!要死了…啊…」虽然没有十倍增量,但已经被悟空摧残许久的银丝仍旧不敌黄金肉棒的威能,只能抱着三藏的大光头,拼命忍耐着带有痛楚的强烈快感,但淫水阴精却仍像黄河溃堤一般流洩出来。「啊啊…师父……」「圣僧啊…」两个美少女在野外趴跪在地上,被一个双手各拿一根金属双头龙的光头肌肉男从背后轮流姦淫,这画面实在是诡异到了极点,不过反正丝线已经把周围搞成了个大茧,再诡异个十倍也没人看得到。「哦…啊啊….呀…师父…不行了…洩……又要洩了…」香汗淋漓的悟空全身颤抖着,一双不算太大却柔软有弹性的美乳跟着身体的动作而前后晃动着,她的淫穴被肉棒侵入,后庭也被金属双头龙蹂躏,娇嫩的祕肉被粗暴的冲击不断翻搅着。在她的身边,有着一头绵长黑髮的蜘蛛精翘着屁股趴着,艳丽的脸庞贴在地上喘着气,刚刚才被同样方式蹂躏的小穴此时正被金属棒摧残着,淫乱的花蜜还像喷泉一样从金属棒的另一端喷将出来。三藏让悟空洩了几次之后,才拔出肉棒塞到银丝的嘴里,而另一根棒子则转向悟空的小嘴,虽然这才刚从自己的后庭中拔出来,但已嚐过多次的悟空仍旧乖乖张嘴容纳它,然后照着三藏的命令爬到银丝的臀后,用棒子的另一头充满银丝的后庭。「嗯嗯…啊…唔…啊呀…哦喔…嗯…」女孩的喘息声不断从茧中传出,整整绵延了一天一夜,两个淫蕩的女妖精终于还是臣服在三藏的胯下,而三藏居然连一次都没射出。「功德圆满,善哉善哉。」看着自己巨根上属于两个女孩的乳白黏液,三藏合掌说道,这时肉棒上突然喷出大量蒸气,而三藏的肌肉也迅速缩小,恢复原先的模样,整个人像断线人偶一般直接砸在两个已然晕倒的美丽妖精身上。※※※※※※※※※※※※「唔…好软的东西…比馒头软…」三藏迷迷糊糊的捏着某团柔软无比又弹性十足的物体,慢慢睁开眼来,但出现在面前的并不是馒头,而是白里透红的女性肌肤。「啊!」三藏冷汗直冒,快手快脚的爬了起来,这才发觉自己居然趴在两个裸女的身上睡觉,而且这两个裸女全身都沾满淫水,那个三藏只敢瞥一眼的地方也还留着被侵犯的明显痕迹。「罪过罪过…难道贫僧犯了淫戒?」三藏吓得拼命念经,而这幺一折腾,被搞晕的两个女孩也醒了过来。银丝摸了摸自己沾满淫水的平滑小腹,除了平抚蜜穴的疼痛之外,也确定了另一件事情,她爬到三藏身边,抱着他的大腿,娇弱不胜的嗔道:「圣僧…你居然抢走人家的阴元…」「啊?」悟空被这一提醒,也摸了摸小腹,嘟着嘴说道:「师父明明是出家人,却抢了人家的内丹!」悟空的修为远高于银丝,因此失去内丹的感觉并不甚强烈。内丹和阴元是同一个东西,只是悟空是大罗天仙,所以叫内丹,而妖怪的内丹只能叫做阴元或阳元,是阴或阳取决于妖怪的性别。这东西是由人、仙、妖、魔的修为所凝聚的,一旦失去,虽然功力不减,但长年苦修的成果却就此化为乌有,因此内丹对修道者而言,是必须绝对珍藏的宝贝。虽然内丹被夺,但悟空也发觉自己和它并非完全失联,自己的修为仍然存在,只是不在自己的体内,而是在三藏的大肉棒上。银丝也发现同一个情况,两个女孩仔细检验着三藏的棒子,无视已经完全僵硬的三藏,将他的肉棒翻来覆去的检验,果然在棒子上发现两个本来不存在的圆形突起。「讨厌…把人家的内丹放在棒子上…师父好色!」悟空红着脸,套弄着逐渐硬挺的肉棒。「现在…人家真的不能没有圣僧了…」银丝媚态十足的吻着肉棒,说道。「师父!不準动!」发觉三藏意图的悟空对着肉棒吹了一口气,三藏的身体马上变得比肉棒更硬,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女孩玩弄他的棒子。「悟空姊姊…我可以叫妳姊姊吗?」银丝舔着肉棒,娇羞地问道,悟空楞了一下,答道:「好啊,我的好妹妹。以后我们就是吃同一根肉棒的姊妹啰!」「嗯…」悟空吻了吻银丝,艳红的眼瞳中满是爱怜。「姊姊!」一声娇叱从另一端传来,银丝定眼一看,吓了一跳。茧的一边已经被溶开了一个洞,六个衣着类似、高矮不一的美丽少女站在当处,刚刚的叫声则来自其中身材最矮小,身材和个普通小女孩没什幺两样的黑髮少女。「墨吟妹妹…妳们怎幺来了…」银丝像是偷吃被抓到的小孩一般躲到三藏身后。「银丝姊姊居然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偷溜出来吃圣僧的精液…」六人中穿着一件雪白肚兜、身材最高的少女嘟着小嘴说道:「姊姊好狡猾!」「不是的…彩雪妹妹…我只是…」「反正现在妳们的姊姊是我的妹妹了,妳们也乖乖当我的妹妹吧!」悟空非常不识相的插话道。「妳是谁啊…」「老孙就是堂堂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悟空非常自豪的说道。「原来妳就是孙悟空,你对姊姊做了什幺事?」彩雪怒喝。「做了…很舒服的事情啊,就像妳们平时做的那种事情。」悟空故意搓揉着银丝的胸部,让她发出淫蕩的娇声。「呜…」墨吟扁着小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也知道满脸喜悦的银丝此时并未被胁迫或控制。「怎样?相信了吧!」悟空带着银丝走向她们,试图将她们也纳入自己的后宫,之前听到银丝说她们七个一直玩着女性之间的性游戏,她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彻底的玩弄她们了。「嗯…圣僧耶…」趁着悟空她们离开三藏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女握着三藏的肉棒,以足以让任何男人瞬间射精的技巧套弄着:「人家是白骨精,圣僧请将精液给人家吧!」「可恶!」在悟空还没转身护主的时候,一只钉耙已对着白骨精打了下来,白骨精啐了一声往后跳开,气沖沖的看着破坏她搾精大业的猪耳巨乳少女。「悟能!快解开为师啊!」三藏急呼,但俗称八戒的少女悟能却只是瞪着白骨精说道:「师父的精液是人家的!」「怎幺又是这样?」三藏大惊。「自从在高老庄捨弃高若兰这个名字之后,人家就已经决定要得到师父的精液了!」悟能说道。「哼,不过就是只奶子大了点的猪,也想染指圣僧的精液啊?」白骨精不屑的说道:「人家可是可以满足圣僧『任何』需要的女孩喔,不管圣僧喜欢什幺样的美女,人家都可以变成那个样子,而且保证真实呢!」「啊…这就是圣僧的大肉棒啊…真的好舒服!」一团红影从上方掉了下来,精準的让三藏的大肉棒刺入自己的淫穴中,灼热无比而且如同有生命的淫穴立刻压榨着三藏,让他不自觉的呻吟出声。来人全身上下只穿着性感无比的鲜红肚兜,虽然脸上春情洋溢,但从她梳着两个包包头的髮型以及略小的胸部,却可以看出她还只是个小孩。「红孩儿,妳也来抢啊!」悟空大叫。「悟空姑姑,人家会分一点给姑姑的。」红孩儿扭着腰加强刺激,但没几下就被一股冷水泼了满身。「什幺人!」红孩儿被水柱冲得掉了下来,怒气沖沖的看着新出现的另一个少女。穿着深紫色长袍、有着墨绿色长髮与蓝色眼睛、全身溼透的少女,阴阴的看着红孩儿,说道:「人家也要…师父的精液…」「怎幺连悟净都这样啊!」三藏抱怨着,但肉棒传来的酸麻却让他隐隐觉得精液似乎要喷出去了。「嗯…圣僧的肉棒好大…」又一个少女出现在三藏胯下,另一个少女也从土里钻了出来,显然是靠土遁混进来的。「金角,人家也要!」头上装饰着银色小角的女孩对着另一个和她面貌相同的女孩说道。「银角也来吧,肉棒很好吃喔。」「可恶,肉棒是我的!」「是我的!」「师父!」又有几个女孩冒了出来,整个茧里变得一团乱,女孩们闹轰轰的冲往三藏的胯下,抢着享用三藏的肉棒,被这群淫乱女妖精不断玩弄的肉棒强烈的颤动着,一股精液只凭着三藏的意志阻拦留在体内,不过看来情况也不太乐观。「啊啊啊啊啊啊啊!!!」三藏狂叫着,一股悟空与银丝都非常熟悉的强烈金光再度席捲全场,把所有人都震飞了出去。「唉!为何世上总有如此多妖魔,老纳也只得捨命陪美女,用老纳的佛屌渡化妳们了!」再度变身成肌肉男的三藏说道,语气中满是悲天悯人的慈悲之意。「慈、悲、喜、捨,乃四无量也,老纳今日便以此四无量来渡化妳们吧!无量佛屌!」「不要!师父!」悟空惊叫着。「圣僧不要啊!」银丝也尖叫着。但除了她们俩个以外,其他没经历过三藏威力的女孩们还是期待的分开双腿迎接黄金巨根的进入,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被蹂躏。「快逃!」「啊!」悟空与银丝想逃,但全身却再也提不出半点力气,之前的金光已在茧中造出妖魔无法破解的佛力结界,加上内丹被三藏反向利用,因此悟空她们根本没有能力逃离自己内丹的束缚与佛力结界。「啊啊…好爽啊…圣僧…」「师父…好师父…悟能洩了…」「悟净…妳好湿喔…」「悟能不要…师父…啊…悟净也洩了…」悟净的淫精大量涌出,把悟能与墨吟的脸蛋整个打湿。「不愧是水妖…水好多…」红孩儿舔着悟净的乳房,吮着其中的乳汁。「啊…银角…人家好舒服…有感觉到吗?」「嗯!金角…人家已经洩好多次了,圣僧好厉害…啊…」「嗯…小青牛妳也来啊…」「金翅鸟妳不要叫人家小青牛啦!…啊…圣僧…」「圣僧…玉兔…玉兔…的穴穴好痒…不要只戳人家的屁屁…啊…」「师父…小闰要师父多搞几下…龙的肉棒…没有师父的好啊…哦…」整个茧中充满女孩的莺声燕语,以及淫水拍击舔吮的声响,一个个女孩臣服在三藏的胯下,重複着晕倒、清醒、再晕倒的过程,直到她们的内丹与阴元被三藏吸走为止。每吸走一人的阴元,三藏的肉棒上就多一个突起,最后他扑上悟空软绵绵的娇躯,将已吸收所有人阴元的巨大肉棒刺入她的淫穴中。「啊啊啊啊!!!人家会洩死的…」※※※※※※※※※※※※等到三藏再度恢复意识,眼前出现的景象让他更为震惊,十几个赤裸裸的少女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活像大屠杀的现场,只是地上完全没有血,而是满满的淫水阴精。「我到底做了什幺事啊…」三藏低头看看自己还留着某个女孩阴精的肉棒,诧异的发觉肉棒上多了许多突起。「师父…你又…」「我们的阴元不见了!」其他妖女们立刻发觉了这件事,所有人的眼光通通集中在三藏的肉棒上。「师父,你要负责!」「嗯!圣僧要负责!」「人家的身体和灵魂都是圣僧的了…」「我什幺都不记得啊!」三藏哀嚎着。「不管!在圣僧把阴元和精液交出来之前,我们赖定你了!!」「这就是所谓的八十一难吗…八十一难……难道…还有一大堆妖怪等着我!」「应该吧!」女孩们不约而同的回答道。「咕咚!」大受打击的三藏,当场晕倒。取得三藏真经的旅程,还长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