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白犬坟 1-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白犬坟 1-4
 第一  盛夏时节关起门窗的收发室裏不仅闷热如同桑拿间,更弥漫着男女交媾时特有的腥臊和汗味,温度与味道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最原始的春情催化剂,让拼命摇着腰肢承欢的孙丽梅芳心狂跳,也让满身黑毛的老狸子情欲勃发,屁股耸动的如同电动马达似的。  「干爹你轻些……啊……好深……都顶到梅梅心尖儿了……啊……爹要弄死闺女……啊呃……」  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校裏使用的破旧掉漆木桌子此刻嘎吱吱的小幅摇曳着,米粉色胸罩、肉色蕾丝内裤和挂着江南四中名牌的灰色教师西装纷乱的扔在桌腿旁的高跟鞋上,发丝纷乱的孙丽梅衣衫半裸的趴在那破旧桌子上,雪白的乳肉被女人胸脯和桌面挤压成两团柔白面饼,在桌面上搓来揉去的,那赤裸白腻肩背上香汗淋漓,点点滴滴的随着有身后节奏的撞击震动儿彙聚成溪,亮晶晶的顺着脊背上的浅沟蜿蜒流淌到她腰臀间的美人窝裏,然后洇湿了皱巴巴胡乱裹在腰间雪纺丝绒衬衫和灰色筒裙,那娇滴滴声音随着身后的撞击,打着颤儿从鼻腔裏腻了出来,听的人心裏痒痒的。  「骚蹄子,再把屁股撅起来些,爹给闺女你好好通通这小嫩屄,你那俩男朋友也不行啊,瞧给我闺女憋的!」满身大汗耸动臀部的老狸子咬牙切齿的抹了一把脸上汗水,然后在干孙丽梅孙丽梅屁股上湿漉漉的拍了一巴掌道,随着孙丽梅「啊」的一声,那雪白大屁股上立时浮现起粉红色的掌痕,孙丽梅皱着眉头仰起头来,两条肉丝长腿兴奋地扭在一起。  「啊……他们哪有爹这大鸡巴……啊……啊……爹啊……梅梅的裏面只有干爹才插进去过……尝过干爹的鸡巴……啊……梅梅……梅梅……才不要什麽男朋友呢……啊……都是没用的东西……两个加……啊……加一块……还没干爹……爹一次弄……时间长呢……啊……」  说到时间,老狸子猛然想起了什麽,擦了擦眼睑上汗珠,擡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锺,三点五十二分。  「哗啦……咣当……」  「哎呀……别……爹……你干什麽……啊……人家看到了……快关上……啊……」  在孙丽梅的惊呼声裏,被腥臊热浪熏蒸的有些头晕的老狸子哗啦一下推开了桌前的木窗,两扇绿漆斑驳、陈朽不堪的木窗咣当一声被推开,撞在了外面的红砖墙上又咣当咣当的弹了回来,干燥的窗轴在夏日燥热的微风裏发出吱呀呀的身影。  「没事闺女,这点没人,太热啦,爹喘不上气了,让爹透透气!」  「那你先……啊……停一下……人家……啊……人家把窗户……啊……挂好……呃……别让人……啊……注意……啊……」  「好闺女,你挂,爹慢点,嘿嘿……」  随着室外微风涌入,孙丽梅深处雪白酥腻泛起鸡皮疙瘩的手臂,颤抖的摸到窗框角落裏的挂鈎,努力将挂鈎扣在木窗的扣眼裏,堪堪刚止住了那两扇窗户摇摆的吱呀声,随着老狸子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室内又响起混杂着绵密的肌肤撞击、压抑的娇喘呻吟和桌角与地面刮擦声的交配奏鸣曲。  孙丽梅「啊」的一声娇呼,连忙将小手用力的撑在窗框下沿上,雪白小手的手背上因爲用力支撑而青筋凸起,青葱也似的手指紧一阵松一阵的抠住窗沿,另一只手儿却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儿,将原本放肆原始的欢乐呼唤压抑回喉头胸臆之间,满头乌黑浓密的波浪秀发不经意间从窗口甩出了些须,在夏日的和风裏,随着某种让人面红耳赤的节奏抖动着。  丁香社区的收发室是个一楼半的改造格局,收发室窗户的高度从外面看去,就像旧社会当铺的柜台一样高的夸张,老狸子知道,即便是成年人若不踩个凳子啥的,擡眼望去只能看见那扇破木窗和灰扑扑的室内顶棚,可身下孙丽梅心裏惶恐羞臊如小兔乱撞,花径裏的嫩肉都被吓的有些僵硬痉挛的前兆了,将老狸子的鸡巴裹夹的快美非常。  「闺女,你这屁股爹真是爱不够,又翘又嫩紧衬,跟大洋马似的!」  「啊……梅梅就是……啊……是干爹……的马……干爹想骑……啊……梅梅就让干爹骑……啊……干爹……闺女……啊……是教英文的……所以梅梅是……  啊……洋马……爹……一个人……阿……的……大洋马……啊……「  「那梅梅给爹说两句洋文听听!」  「oh……dady……a……i love dad……dad……fuck me……fuck……fuck……your daughter……」  「啥意思?」  「哈哈……土老帽!」  「操,敢调戏你爹!?」  「啊……」  老狸子突然像挽着缰绳一样狠狠抓住并拽起孙丽梅的乌腻青丝,孙丽梅后仰到极緻头颈已经可以倒看到老狸子那狰狞摇晃的表情,翘挺饱满的小屁股随着老狸子的沖撞泛起阵阵肉浪,桌面下穿着开档肉丝的美腿玉足被沖撞的频频脱离地面,泛着白沫亮晶晶的淫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洇湿了袜圈后,顺着丝滑的光泽继续流淌,直至到抽搐蜷起的脚趾处,在脚趾缝裏微微存蓄了一滩亮晶晶后才继续洋溢出来,在水泥地面上滴落成一小汪水洼。  「啊……爹轻点……梅梅不敢了……梅梅说……爹……闺女爱死你了……啊……肏啊……来肏你闺女……啊……」  「操,这才乖,爹今天替你爸好好调教调教你,说,操我屁眼!」  「啊?」  「说啊!」  「fucke my ass!」  老狸子浑身遍布浓密的黑毛,尤其是胸口和脐下蜿蜒至腚沟的两处毛发,那乌黑毛发下是一身结实健美的能羞死一票健身房教练的腱子肉,一股子原始而野性的力量感扑面而来,此刻老狸子那收缩紧绷的屁股蛋正缓慢的前后挺动着,一边大口呼吸适应着室外稍微凉爽的空气,一边打量着小区门口。  丁香社区的入口是在一处相对偏僻和有些紧窄的小胡同深处,从繁华的马路上延伸到小区门口的,不仅有茂密葱郁的梧桐,还零散的有些水果菜摊,最近门口新来的易经文化摊位后,一个穿着传统对襟马褂的白发干瘦老头,一条雪白的小狗从小区深处溜溜达达的跑了过来,蹲在收发室对面墙角下的阴凉裏,有些狐疑的用鼻子朝收发室的方向闻了闻后,便扭头满怀期望的向社区门前马路张望起来。  此时正值盛夏一天酷暑刚过的时刻,小胡同的深远曲折将主干路的嘈杂隔离了许多,丁香社区这百十户的微型社区此刻也正是人迹罕见得最安静时候,那挂摊后的老头也猥琐的靠在竹椅上打着瞌睡,鼻梁上两片墨红色的水晶镜片遮掩了那对深陷的瞽目。  「老神棍,呸!」老狸子将目光挪到那瞽目老头时,满心不耻的啐了一口,屁股沖撞的力道突然兇狠了起来,那青筋环绕黑粗肉棒又进去了一小截,粗壮的龟头深深顶入了孙丽梅的花心嫩肉裏,身下那孙丽梅不由得从自己捂嘴的手心裏挤出了闷闷的哀嚎声,两条小腿条件反射似的从老狸子双腿间勾了上来,黑丝足跟结结实实正敲在老狸子的屁股上,却仿佛是在鼓励似的。  那瞽目许半仙似乎感觉到了遥远的敌意似的,睡梦中面容微微一侧,那墨红镜片正对着收发室窗口,仿佛正看着老狸子似的,不由得老狸子心裏突的打了个冷战,连带着那沖撞的劲头都有些弱了。  愣了愣神的老狸子突然有些恼羞成怒,被一个江湖骗子给吓了一跳,着实有些丢人,随即愤愤然的俯身压在了孙丽梅背上,一只手抄到她胸前,将那雪白肉馒头抓在手裏大力蹂躏起来,另一只手抓住孙丽梅小腿擡到桌面上来,定了定神,突然嗨的一声吐气发声后,屁股蛋子像电动马达似的连续而绵密的小幅度快速抽插起来,边抽插着边俯身在孙丽梅耳畔恶狠狠的说道:「闺女,小屄给爹夹紧点,爹给你来个法克麦爱死!」  「啊?……呵呵……什麽嘛……是……fuck my ass……」  「喏,这是闺女你自己要求的啊!」  「啊!?不要……啊……」  那孙丽梅捂住嘴下意识点了点头后猛然意识到了身后男人要干什麽,拼命的摇起头来,同时扭转身子伸手向男人胸膛上推去,老狸子不爲所动,臀部猛地开始癫狂耸动起来,压住孙丽梅臀部大手迅速下移,在孙丽梅的惨叫声中,猛的将拇指插进那淡紫色的菊门。  孙丽梅在菊门破处的剧痛下不由得挺胸擡头檀口微张,双手徒劳的向后挥舞抗拒着,杏目圆睁下泪花也随之纷飞乱舞,胸前乳房被老狸子粗暴的揉捏着,乳肉在指缝间溢出雪白的饱满欲裂和青色蚯蚓痕迹,粉嫩的乳头在老狸子揉搓的指尖中倔强的坚挺着、抗争着,那粗硬的黑鸡巴剧烈而高速的在孙丽梅曲折蜿蜒的花径裏穿插起来,宽厚的龟楞进出间反複的刮擦着花径浅浅处微麻的穹顶,刺激的花径深处突突的放出一股股浓郁腥味的春潮出来,润滑着黑鸡巴的炙热的粗壮,那低垂的黑丝玉腿紧紧的反勾着,肌肉僵硬的小腿肚子随着抽搐无意识的连续敲打着老狸子的屁股。  「闺女,看爹多疼你,先用手指给你通通屁眼,你干妈当年啥也没準备,爹直接就给她把菊花开了,你干妈屎都让爹给操出来了,哈哈!」说着拇指内弯,勾住孙丽梅的屁眼就往上提了提,疼的孙丽梅两条腿悬空乱踢乱蹬,口中求饶道。  「啊……爹……不要……疼疼……疼……啊……别抠……别抠闺女了……抠坏了爹就没屁眼操了……啊……」  孙丽梅被老狸子紧紧地压在身下丝毫不能动弹,此刻结结实实的承受着老狸子的挞伐宣洩,那次次入底的沖撞和菊门的痛楚交加纠缠让孙丽梅快美的几乎喘不上来气了,花径裏抽搐收缩一阵紧似一阵,手上却紧紧的捂住自己几欲呐喊出来的嘴儿,喷薄的快感和凝滞的呼吸,让孙丽梅眼见着憋得眼睛瞳孔上翻,几欲昏迷过去。  「操,真不禁弄!」老狸子眼见孙丽梅春潮将至,便微蹲马步抽出那抠着屁眼手,将双手掐住孙丽梅屁股两侧,开始稳稳的一下一下撞击了起来,但每次撞击到尽头胯部还贴在孙丽梅的屁股上随即的画起各种半圆来,用龟头抵住研磨孙丽梅那团油润弹韧的花心子嫩肉,每一次撞击和研磨都将孙丽梅苏爽的失魂落魄,醉人的红潮迅速从孙丽梅脑后蔓延至后背,俩条黑丝美腿在一次次撞击下渐渐向后反勾了起来,角度怪异的像蜻蜓翻卷的尾巴似的。  孙丽梅捂住嘴的小手也松弛耷拉下来,胸腔裏撩人的呻吟在窗口飘蕩了出去,愈来愈高亢,引得街对面的许铁嘴从睡梦中突然惊醒,立起身子侧耳朵倾听起来;对面那小白狗擡头看向收发室窗户,不满的呜呜了两声后,便继续眺望向门前。  「爹啊……」孙丽梅猛地擡起头叫了出来!  孙丽梅双手溺水似慌乱的四下挥舞乱抓着,下身花径裏猛然收缩,紧紧握住老狸子粗黑的鸡巴。  老狸子心道不好,这孙丽梅高潮的时候向来口无遮拦,这一嗓子出去,街上可就热闹大发了,连忙反剪了孙丽梅双臂,胡乱抓过桌子上一团布料匆忙塞进了孙丽梅的口中。  戛然而止的高潮嚎叫声和如遭电击的剧烈快感同步袭来,老狸子身下的雪白肉体在呜呜闷哼声裏剧烈而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孙丽梅头抵在桌面上双手用力攥住自己的胸脯乳肉,后背像虾子一样弓起来,臀部拼命向后抵住老狸子胯部的同时交叠纠缠脚跟也死命抵住老狸子的屁股,孙丽梅紧裹着鸡巴的花径缝隙裏一泊一泊的剧烈呲射出透明腥膻的汁液,汁液喷溅在老狸子皱巴巴卵蛋上的力道之大,疼的老狸子都微微皱起眉来。  见孙丽梅高潮到了,老狸子便缓了抽插频率,慢抽轻插的同时摩挲抚摸着孙丽梅的腰乳,抽空伸手在孙丽梅胯下掏了一把,一边将湿津津的手伸到孙丽梅嘴边将那团破布抠了出来,一边得意的将嘴贴在孙丽梅耳边柔声道:「梅梅怎的这般不禁事啊,才这几圈打下来就要投降?」  那孙丽梅趴在湿漉漉的桌面上,将手从嘴边拿下,剧烈的喘息着,老狸子借机将沾满了孙丽梅骚水的手指伸进了孙丽梅口裏,那孙丽梅边下意识吮吸着老狸子手指边平複着气息,半晌才平複下来,幽怨的回头瞪着老狸子,低声嗔道:「啊……爹你塞得什麽……啊……呸呸呸……你个老东西……拿你的破裤衩堵梅梅的嘴……有你这麽不晓事的爹麽?人家……啊……好心来看看你,进屋就给人家按到桌上……这通折腾……啊……早知道梅梅就不来了……憋死你个老不修得了!」  老狸子笑眯眯的将嘴凑过去在孙丽梅孙丽梅嘴上吻了下去,粗粝的舌头撑开了孙丽梅齿缝闯了进去,勾住孙丽梅香舌撕缠了片刻,手上和鸡巴上使出了轻柔挑逗的水磨工夫后,哄得孙丽梅孙丽梅面红耳赤通体舒泰后才柔声嘉许道:「还是我闺女贴心,这好身子真让爹稀罕,怎麽肏都肏不够,梅梅你就是爹的宝贝啊」  孙丽梅扭回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老狸子,深处粉嫩舌尖在上唇缓缓扫过,用臀部微微顶了顶身后道:「那爹就赶紧来再爱爱闺女啊,闺女的小鲍鱼裏面还有些痒呢!」  老狸子笑道:「你个妮子每次都偷懒,爹还没射呢你就洩的跟软脚鸡似的。」  「呸呸呸,怎麽说话呢,谁是鸡啊!?我要是鸡,爹你就是狐狸,天天惦记偷吃鸡!」孙丽梅嗔怪着回手拍了一下老狸子的屁股。  「嗯,爹可不惦记梅梅呗,爹恨不得天天把我家梅梅挂在鸡巴上才好呢,早一天将爹的大鸡巴全都插进梅梅嫩逼裏!」说着老狸子用胯部向上顶了顶,沈浸在孙丽梅花径裏昂扬向上的大鸡巴穿透至底,深深地顶入了孙丽梅花心子裏,孙丽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顶的眉头紧锁、双眼上翻、双腿一软,忙不叠的伸手扶住桌沿。  孙丽梅身子颤巍巍向上用力挣开些须后,柳眉倒竖的在父亲老狸子的腰眼裏狠狠地掐了一把,道:「爹的鸡巴那麽长,要都插进来还不把梅梅心肝儿都操穿了,哎呦,啊,爹你坏,啊……」  随后身子猛的悬空,惊呼中,老狸子已经将孙丽梅脸朝外的抱在自己怀裏,双手托住孙丽梅大腿根部做给婴儿把尿状,孙丽梅忙慌手慌脚的反手勾住老狸子脖颈,老狸子抱起孙丽梅在室内,故意一颠一颠的走了起来,孙丽梅上半身的重量便完全落在老狸子的鸡巴上,颠簸起伏中,不仅胸前那对雪白大馒头颤巍巍的甩动起来,下身花径裏那根粗烫的黑鸡巴抽插间重重的刮着花径裏靠向肚皮的一侧,那处正是孙丽梅花径裏酥麻肉窝所在,刮的孙丽梅快感一阵强似一阵,电流般的快感从双腿间向上,自脊梁直上脑后,电的孙丽梅腰身酥软,全靠老狸子紧紧托住自己大腿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汪汪汪……」  外面突然传来小狗兴奋的叫声,老狸子神色一变,脸上满是期待中夹杂着兴奋、刺激的扭曲感,低下头对孙丽梅道:「嘘,闺女,别出声!」  孙丽梅还以爲老狸子是在和她继续玩什麽刺激游戏呢,慵慵懒懒的腻声道:「爹的肉棒好厉害,人家忍不住要叫的嘛,哎呦,不要,呜呜……」  却是老狸子又将那团好几天没洗的破内裤又塞进了孙丽梅的口裏,孙丽梅皱着眉头挣扎着去扒嘴裏的内裤,却又被老狸子再次反剪住双手,刺啦刺啦声中,已是用案头快递胶带缠住了她的双手,孙丽梅愤愤的用脚跟不轻不重的在老狸子大腿上踢了一脚,身子在桌面上像尾大蛇一样扭来扭曲。  老狸子一把将干孙丽梅的脑袋按在桌面上,将垂在窗沿外的头发扒拉进来,另一只手匆忙的抻平了背心上褶皱,低头抹撒平顺了头发,同时恶狠狠的低声威胁道:「来人了,别闹,再闹老子一家伙干穿你的骚蹄子的小屄」  干穿小屄什麽的是平日裏这对假父女恋奸情热时常说的助兴之语,孙丽梅倒也不怕,却是误以爲此刻有人要进这收发室,若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这番模样,以后还有什麽脸面爲人师表,那可真是羞臊死人了,慌乱之下孙丽梅扭动着身子挣扎着要去穿衣,却被老狸子重重一掌拍在屁股上,道:「怕啥?门锁着呢,没人进的来!」  孙丽梅闻言侧头看了看收发室的门锁,见裏面反锁着并插着插销,这才放下心来,眼珠转了转后,扭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老狸子,一边用喉间低低的腻哼着,一边用小腹裏用上暗劲夹紧老狸子的肉棒,摇晃腰肢上下摆动着屁股。  老狸子赞赏的在孙丽梅乳头上扭了一下,脸上却是擦着汗探出头去向外面打着招呼道:「温老师回来了啊!」  孙丽梅侧耳听到外面回了声:「黎叔您好,是啊,下班了,小凡,快问黎叔好!哎……你这孩子!」  窗外那声音极是温柔动听,好似黄莺初啼般悦耳,同时感到下身花径裏插着的那根肉棒儿此时突突的挺了两下,肉棒不仅骤然间粗壮了些,而且更加滚烫了起来,孙丽梅心头恍然,这老不修哪裏是搞什麽情趣才开着窗户,原来就爲了再等这女人回来,心头不由醋意泛起,此刻故意扭动身子将桌子在地上蹭的嘎吱吱作响。  老狸子知道孙丽梅心思,连忙将身子用力向前牢牢抵住孙丽梅屁股,同时伸手按住孙丽梅脖颈,不让她再耍小性,结果挪动间桌子重重撞在墙上,发出声大大的声响。  「黎叔,怎麽了?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桌子腿歪了,我回头修理修理它!」  孙丽梅虽然不太介意男女之间那些事,但是喜欢的男人正在插着自己嫩屄的同时却在和另外一个女人眉来眼去,那根鏖战了一下午的大肉棒此刻更是在自己腔膣花径裏摇头摆脑的展示出了以往从来没有过的蓬勃昂扬,嘴上居然还说回头要修理自己,顿时让孙丽梅不由得又气又恼,泪水顿时夺眶而出,点点滴滴的落在桌面上。  女人上半身虽然不再挣扎,但小腿却恶狠狠的一下一下踢着老狸子的小腿,弄得老狸子身子微微有些摇晃,倒也有些尴尬。  「嗷呜……」窗外那小白狗瘸着腿一蹦一蹦的绕到温岚身后,穿着修身瑜伽服、运动鞋、挽着丸子头的温岚皱着眉头屈膝将那小白狗抱在怀裏,爱惜的抚摸着那白狗,梧桐树叶间洒落的阳光落在温岚身上,一股仙子出尘的清丽美感扑面而来。  小白狗在温岚怀裏显得极爲兴奋和亲切,吐出粉色的舌头舔着温岚的手心,似乎反倒是在安慰女主人似的,那刚踢了小狗一脚的男孩擡起头来,鄙夷的瞥了一眼过度热情的老狸子,「哼」的一声狠狠的将书包抡过肩头,自顾自像小区裏走去。  「小凡……哎,你看,黎叔,真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没事、没事,小孩子嘛?」老狸子探出头去居高临下的陪笑道,眼神却是溜溜的趁着温岚望向儿子的机会,在那饱满酥腻的胸口处狠狠剜了几眼,臀部却发洩似的偷偷耸动了几下,撞得孙丽梅花径深处好生难受。  对于女人,老狸子有着寻常人难以企及的敏感和经验,老狸子的理论裏,美人如马,风韵在骨,温岚就是那种初看并不惊豔,但是越看却越吸引人的,那种骨子裏流露出迷人风韵的佳人,匀称修润的身材,纤细而线条流畅颈、腰、脚踝,充满活力的洁白肌肤和优美流畅的曲线,再加上微笑间微微漏出的粉嫩牙床,便洋溢出一股让任何人都想亲近的亲切感和接触清丽佳人的陶醉感。  而爲人处世的分寸掌握,更是让身边人都对温岚交口称赞,若不是已早早嫁做人妇并生下儿子陈凡,温岚身边的追求者恐怕可以说是车载斗量了,可是自从丈夫三年前支援边疆车祸过世后,有些雄性追求和猎豔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这其中也包括老狸子。  老狸子某次在城市裏的惊鸿一瞥后,便千方百计打听到了温岚住所,特意让干闺女孙丽梅陪社区街道办主人深夜在办公室裏做了几次头发,才争取到这个仅有百十户人口的微型社区收发室打更工作。  「黎叔,我的快递到了吗?」温岚仰头问道,儿子最近喜欢上了几款国外的球鞋,温岚特意从海外代购那裏给儿子订了一双。  「到了,到了,温老师您稍等,我给您拿……您家这小狗真乖……每天快到点就在这等你们娘俩回来……啊……谁都叫不走啊。」老狸子缩回身子后,心裏回味道,这女人的乳房才是极品,翘挺饱满,而且裏面肯定是粉樱桃的乳头,若是能让自己开发开发,这乳房还能再大上两个罩杯,到时候,嘿嘿……  心中想着,手上却是抓过孙丽梅的臀部,将孙丽梅幻想做温岚,大力的抽插了起来,一时间桌子咣当咣当的撞在墙壁上作响,到好像真的是在翻箱倒柜给温岚寻找包裹似的,其实那包裹早就被老狸子找出来放在桌子边上了。  「呵呵,是啊,我们虎子是聪明伙,虽然是捡来的小串,但是也很懂人性呢,这些年家裏也多亏了有这麽个小东西了……」  半晌,老狸子满头大汗的探出头来,拿出一个包裹来,问道:「温老师,您的快递单号给我看一下!」  温岚微微疑惑老狸子爲什麽不看快递包装的信息,却问自己要,礼貌驱使下,还是擡手将手机上的二维码和订单信息举给老狸子看。  那老狸子就是要温岚举起手来,探头向下假装去看手机,视线实际却是越过手机,顺着温岚微微隆起的领口缝隙,向雪白酥胸沟壑裏望去,老狸子眼贼,一瞥间发现温岚弹力瑜伽服在胸部曲线的顶端似乎有两处微微凸起。  「她没戴胸罩,现在衣服裏是打真空的,那下面呢,是不是也没穿内裤呢?哎呀,窗户要是矮些就好了!」老狸子胡思乱想间微微一愣,盯住女人胸部的视线被温岚无意间发现了,温岚立刻红着脸侧过身去,并收回手,口气有些明显距离感的说道:「黎师傅,看清了嘛,是我的包裹嘛?」  「是……啊……」  「咣当、咣当、咣当……」  温岚诧异的看到老狸子满头大汗的闭上眼睛哆嗦了几下,然后收发室裏桌子摩擦地面和撞墙声剧烈的响了几下,那手僵硬的伸直了片刻后,才颤巍巍的低了下来。  拿到了包裹的温岚道了声谢,转身离开,直到进入楼道裏,满心狐疑的温岚才将鼻子凑到老狸子拿着快递手印的位置,一股似若有若无、淡淡的、多年未曾碰触到的腥膻味道。  难道是……自慰?  温岚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心裏暗暗啐道,这人,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