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空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空屋
Contents   (一)厅中桌上的大战   九九年四月五日   「老公……嗯嗯……好舒服……啊……」我新婚妻子 起眼睛,发出低沈的呻吟声,虽然这些句子在这新婚的几个月里我都听惯了,但仍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不觉间已经加快自己粗腰的劲度,把自己引以为豪的巨大肉棒插入她的阴道里,直顶上她的子宫。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这不是被我压在身下的娇妻发出的呻吟声,而是我们录影带播放出来日本A级片那个女主角发出的声音。「快……我…我好…好喜欢你的……喔……大鸡巴……啊……」萤幕上那女主角搂住男主角,男主角一边用手搓弄她的大乳房,一边使劲地抽插着她。 2020-5-7 10:31 上传 下载附件 (29.14 KB)   「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鸡巴在阴道里抽动时,发出美妙的声音。「好老婆……你多学一下……那些女主角……」我双手按着娇妻柔软健美的大奶子上面,大拇指捏弄着她的奶头,把她弄得气喘吁吁。老婆的双颊飞红,喘着气说:   「你想我……我变成……A…A级片的……女主角……吗?」她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使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内进进出出,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啊……啊……好老公……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她全身都浪起来,紧抓着我的肩膀,一头长髮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   我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跳动着,继续不断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肉棒吞吐的快感让她连续不断的高潮。她两手撑持着桌子,紧闭双眼,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流在桌上。   「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我老婆娇声地浪叫起来,双腿紧紧夹住我的粗腰,让我的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体内,这时一股兴奋难忍的感觉从我阳具传到全身,我再也忍不住,把热滚滚的精液射进娇妻的阴道里。   当我将肉棒拔出的时候,老婆全身是汗,乳白黏状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倒流了出来,流在桌子上。我低头轻吻着她的秀髮,轻咬着她的耳根,她软软的倚在在我胸脯上,不停的喘息着。   「喔……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电视上的女主角还没完呢,到底现实中实在不能和淫片里的情景相比。   我和妻子听到这种声音,相视而笑。我最喜欢她的笑容,笑起来有个小酒涡,加上白净的肌肤和清美秀丽的美貌。她叫做小慧,除了样貌出众之外,身裁发育得很好,十六岁时已经有副颇为骄人的身段,裙下之臣很多,从我和她相识到我们结婚,我所知道的不下三十个男生追求过她。   就是这样的女孩,使我几乎疯狂地追求她,从十六岁追求到十八岁,她得到父母的允许下,才开始接受男朋友,我成为她众多男朋友之一。经过两年我才算是把到追到手,她把初夜献给了我,然后把身边一众男生分手,终于把她「私有化」了。   我大她六岁,大学取得一级荣誉毕业,进入市内一所显赫有名的会计师楼,到今年她廿一岁大学毕业时,我已经升上经理的职级,手下已经有几十人。刚好亚洲金融风暴迅速捲来,各行各业经济萧条,破产的公司和个人都很多。我们会计师楼的生意却更好了,因为不断有破产的公司聘用我们去清算资产,我也成为业界相当有名望的年轻人。   我想是我的年少有为吸引了小慧,于是我们今年结婚了。婚礼上有不少她的前男友都来参加,看到他们沮丧的脸,使我很骄傲,我终于得到了这个美丽和智慧兼备的女孩。   更使我高兴的是,她除了是个贤淑的女孩之外,她在性生活上还百般迁就我,也懂得享受着性爱,我们不断尝试新的方式,由最初在睡床上做爱,后来在地上也干了起来,到现在我喜欢把她按在大厅中的桌上,一边看A级片一边站着干她。刚才我们再次在桌上完事了。   小慧从桌上下来,穿上薄薄的睡衣,嗔娇地对我说:「你看,桌上满是你那些精液,今天晚上怎幺吃饭呀?……不如就吃你的精液……」话未说完她用手指黏起桌上乳白的精液,往我嘴边涂来,我吓得缩下头,慌忙跑开,她乐滋滋地追着我,就这样我们玩得很开心。   终于她收拾好桌子,进了厨房去準备晚餐,我在厅中关掉A片,转到电视台新闻节目,无聊地走来走去,我无意从厅中的窗子看向对面,那是我们隔壁的套房,竟然有两对贼眼在偷看着我们的房子内的举动!刚才我们激烈造爱的情况不就给他们欣赏了吗?   我们造爱的时候没有拉上窗 ,因为我们关掉灯,外面的人除非用红外线望远镜看,否则应该看不到的。另外因为我不知道我们隔壁这套房有人!据我所知那房子本来也有一对新婚夫妇进来住,但金融风暴的打击下,那男的好像被公司裁掉,结果供不起楼,他们好像向高利贷借了一些钱,结果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见到那房子大门打开,留下一间空屋,里面很淩乱,看来是匆匆走了。   所以现在我看到那空屋里两对贼眉贼眼的东面是甚幺呢?我还没细想,小慧已经把饭菜端出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Contents